首页 > 科技最新奇

古代防冤有高招?

来源: 互联网 编辑:佚名 发布:2014-12-02 15:02:57 相关标签:

 
 

古代如何防范审判出错?  
 “罪疑惟轻”原则  
古代在审案的过程中有个原则叫“罪疑惟轻”,就是为了排斥错案。西周时期,我朝就开始倡导罪疑从轻的原则,认为对犯罪存疑的,可以从轻处理,或者进行赦免。《左传》中更提出“与其杀不辜,宁失不经”,几乎是推到了类似今日“疑罪从无”的地步。为了确认疑案,西周还实行“三刺之法”。对于重大的疑难案件,经过三道程序来决定,“一曰讯群臣,二曰讯群吏,三曰讯万民”。只有经过广泛地听取意见,严格的法庭审理,才能最终定案。只要确定是疑罪,就采取从轻、从赎或赦免的办法来处理,这样极大地避免了错案的发生。  
 

 
 

“出入人罪”的法官责任制  
为了避免错案的发生,古代有专门的法官责任制度。早在秦代,就形成了不直、纵囚与失刑三个具体的有关出入人罪的罪名。到了汉代,出罪与入罪的概念更加规范化,对司法官的处罚相当严厉。隋唐时期,出入人罪的法律规定更为完善,在律典中针对司法官出入人罪的具体情节,规定有详细的处置规则。故意出入人罪的,要反坐法官。也就是说被告本来无罪而法官虚构成罪,那就以法官所虚构之罪处罚法官;如果是过失出入人罪,均比照故意出入人罪减等处罚,过失入罪者,各减三等,过失出罪者,各减五等。唐代还专门规定非故意或过失出入人罪的责任,如果案件经复审仍未得实情,即使原审法官有出入人罪之嫌,但显然既非出自故意,也非出于过失,属情有可原,在承担责任时比照过失出入人罪各减二等。在宋代,对于“失出人罪”,即法官因为过失而重罪轻判或放纵了罪犯,处罚很轻;对“失入人罪”,即法官因过失而轻罪重判,或者将无罪者入罪,处罚则很严,“失入一人有罚,失出百人无罪。”  
 

 
 

古代“断错”了案如何处置?  
司法问责制度,根本上是为了减少和杜绝冤假错案的发生。那么,万一案子判错了,怎么办?中国古代主要有同职公坐、援法断罪、违法宣判、出入人罪、淹禁不决等五种情况,分别论罪。其中,最突出的是“同职公坐”责任。  
   
所谓“同职公坐”,是指所有参与具体办案的人员,在判决书上均要签字,如果将案件错判了,均负有连带责任,即过去常说的“连坐”。《唐律疏议·名例》“同职犯公坐”条,“诸同职犯公坐者,长官为一等,通判官为一等,判官为一等,主典为一等,各以所由为首。”可见,即便无私心、无腐败,仅仅是工作失误,从上到下四级责任人都要接受相应的处罚。  
   
如果非工作失误,采取虚构事实、增减案情的办法,将案子错判,有罪者判无罪,无罪者判有罪,或者重罪轻判、轻罪重判,即所谓“出入人罪”,惩罚更重,法官要遭“反坐”:判处和犯人相同的罪行,即误判犯人死刑的,出事法官也犯死罪,且“死罪不减”。  
   
“反坐制度”继承了先秦判罚不公“其罪惟均”的刑法思想,此制度在汉代已施行,汉顺帝建康元年(公元144年),零陵太守刘康,因为“坐杀无辜,下狱死”。  
   
法官依法审案,“援法断罪”,否则问题很严重。据《商君书·赏刑》,先秦时如果法官不执行君王法令,将被判处死刑,而且父母、兄弟、老婆都跟着他倒霉。这一点进入封建时代后,有所减轻,但也要领“笞刑”,唐、宋及明、清法律中都规定:“违者笞三十”。

频道热点

07月热门

07月最赞

毕业季男生开红色拉风跑车向女友当众求婚

贵州黔西南天然气管发生燃烧爆炸 现场1人受伤

思聪女友豆得儿晒毕业照 与男同学合影嘟嘴卖萌十分可爱

泰国司机强奸打劫中国女游客 指认现场嬉皮笑脸

微信朋友圈发圈法则 千万不要发这八张图

赞助推荐

07月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