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男女

对家里的几个妹妹早就垂涎三尺在一次聚会中给小表妹堂妹开嫩苞

发布:2018-05-12 09:01:15 相关标签:给小表妹堂妹开嫩苞

我家是个大家族,爷爷跟奶奶共生了八个男孩子。其中我爸排行老二,我的叔伯都已经成家立业,因此我堂兄弟姊妹相当地多。共有二个堂哥、五个堂弟,三个堂姐,七个堂妹,堂兄弟中我排行老三。

因为包括我爸在内,叔伯都是到各地发展,只有我三叔是留在老家。因此奉养爷爷奶奶的任务是由我三叔及三婶担任,而其他叔伯则是每个月各自寄钱回老家。到了每逢过年或扫墓,总是各叔伯都携家带眷回老家,相当地闹。当然是住在三叔家,而此时我堂弟堂妹的房间也都得充公。

许多堂兄弟姊妹中,我二堂哥誉吉跟我大堂妹依涵年纪和我最相近,二堂哥大我两个月,和我同一届;大堂妹则小我半年,小我一 届。依涵虽然不美也不漂亮,但也相当地清秀可爱,发长及肩,目测身高162公分,体重最多不会超过50公斤,相当苗条,可是却有着相当恰当的身材。虽然不 算是波霸,可是却也有着大概32b的胸围,相当地吸引人。虽然是我的堂妹,却还是发出女人的吸引力……

可是也只是幻想出来的,真要行动,或许我还是不敢,而且那应该也只是件不可能实现的幻想而已吧!我大三这一年,又到了过年,照往例,又是全家族集合,闹依旧。而堂妹依涵的房间也变成了我大伯母、我母亲、三婶、四婶们的睡房。

依往例,全家族在除夕下午都会到老家附近的一间寺庙祭拜。 这一年当然也不例外,可是依涵却因为月经来了而避讳去寺庙,因此由依涵留守。

我拜完后就先回来了。要回三楼房间时经过我母亲她们过夜的房间,看到依涵在里面,本来这就是依涵的房间,所以依涵会在,是 相当正常的一件事情。我也并不以为意,可是我却看见了依涵在翻大伯母、我母亲跟四婶的行李袋,然后自大伯母、我母亲及四婶的行李袋中各翻出一叠千元钞票, 各抽出两张后再将剩下的钞票放回去。

看到这一幕,我真的惊讶得说不出话了。依涵怎么可能会作这种事情?尤其依涵小学至高中得过无数奖状奖章,也经常当选模范生。是我三叔和三婶最引以为傲的女儿,高中念的是相当有名的升学学校。虽然因为联考时感冒而只考上某个排名相当前面的私立大学,可是却也是很优秀了。我虽然震惊莫名,可是却没有作任何反应,又匆匆下楼,回到门前当作刚回来的样子还按门铃(我有带钥匙)。依涵不知道我看到了而下楼帮我开门,还是和我有说有笑的。没有多久,大家都回来了,就一同吃年夜饭了。

当 然,大伯母、我妈跟四婶都发现有钱被偷了。虽然想到依涵是唯一的嫌犯,可是由于没有确切证据,加以又是亲戚,便也没有多 说(等回家后,老妈偶然间有提到,她也跟大伯母及四婶讲过,那是大家的共识)。我也没有说出我所看到的一切。过完年不久之后就开学了。由于我跟依涵都是在 台北念大学,而大伯一家人住在台北。因此我们堂兄妹都会在假日时去大伯家度假。

和大伯母闲聊时,也有无意间探得这件事情,证明大伯母也猜想是依涵偷的,我一样没有说出来。可是我心头却想到了一个坏主意……

如先前说的,我对于依涵有性幻想,我也不认为有可能发生。 可是,现在我却掌握到了堂妹这一个弱点,也许……真的有可能可以成真……于是一个人的时候,脑补成自己与堂妹的激缠……

只是即使如此,还是需要有机会啊!可是怎样看却都不太可能有这机会,因此心中也打算忘记这个荒唐的念头,毕竟这太荒唐了……

铃……刚刚考完期末考,我正在打电脑游戏时,身边的电话声响起,我接起了电话。

哥……原来是依涵堂妹打来的。

小涵啊!怎了吗?怎会突然想到要打电话给我?依涵是我的大堂妹。可是平常并没有在联络,没想到会突然打电话给我。

哥,期末考试完了吗?

嗯!考完了啊!怎么了吗?依涵居然会问我期末试考完没?真是怪事一件。

哥明天有没有空?可不可以请你来帮我搬家?依涵直接说出她的来意。

喔!好啊!没问题!我想了一下,明天并没有啥事情,要去帮堂妹搬家没啥问题。

哇!谢谢哥……我就知道哥最好了!依涵语气相当地开心

那明天上午十点我们在士林捷运站见哦!

好啊!明天见!

嗯嗯,谢谢哥哦!明天见,那我还有事情先挂电话了哦!掰掰!依涵很高兴地跟我说再见后就挂断了电话。

掰掰。挂断了电话,我露出了一丝冷笑,没想到机会自己送上门来了啊!嘿嘿……

结果,没想到机会却自己送上门了……

想到此,我笑意更浓了,我已经掌握了堂妹这个弱点,加上明天她主动要求我去帮忙她搬家,不把握这个机会,更待何时呢?

第二天,我九点四十五分左右就到了士林捷运站,出了捷运站后在外头等着,没有多久,旁边传来「叭叭」两声。一辆银灰色轿车来到我旁边,驾驶座位置的车门打开,出来了一个女孩子,是依涵堂妹。

哥!你来得好早哦!依涵对着我笑着。

将近一学期没见,依涵还是一样地可爱。今天穿着一件鹅黄色的t恤,搭配低腰牛仔裤,脚则穿一双休闲鞋。

嗯嗯!依涵你买车了吗?

没啦!那是向明鼎借的啦!依涵淘气地笑笑。

哦……明鼎?你男友啊!

嗯嗯,对啊!哥,先上车吧!车上再讲啦!于是我坐上了驾驶座旁的位置,由依涵开车。由依涵口中知道这个车子的主人明鼎是依涵交往一年的男友,目前是研究生,本来是要来帮忙搬家的,可是因为老板临时指派一堆工作让他作,所以依涵只好找我。

到了依涵的宿舍后,先去帮忙把依涵已经打包好的行李一件一件地搬到车上,然后到了依涵所租赁的地方(依涵租了一个小套房),再帮忙搬至依涵房间。当然不可能这样而已,还要帮忙打扫、摆设等等的,所以等到差不多都弄好后,已经下午两点了!

依涵尴尬地对我笑笑:「哥!对不起哦!害你中午没有吃到饭……」

没关系啦!那我们要去外面吃吗?还是怎样?

等等哦!我先去洗个澡,等会出来后我下厨作饭给你吃哦!

好啊……你经常作给那个明鼎吃吧!「我调侃着依涵。

讨厌啦!哥你坏死了……依涵娇嗔着。

呵呵……我只能打着哈哈。那我先去洗澡了,等会就下厨哦!依涵就拿着衣服进入浴室了。 我笑着,既然已经帮忙她搬好家了,那等会就可以实行我的计画了。我并不打算使用下药的方式,则是要跟她谈谈,威胁她就范,毕竟不管我掌握她何种弱点,一旦使用下药的方式,千错万错就都是我的错了。何必如此呢!

也许因为是在家里吧!再加上我是她堂哥,所以依涵洗完澡后穿得相当随意,一件黄色t恤搭配上热裤,把她修长洁白的大腿展露出来。

依涵笑着:哥,快去洗澡吧!洗完后就可以吃饭了哦!

我笑了笑:小涵,还记得今年过年吗?

依涵还是笑着很开朗:今年过年?哪一件事情啊?

我猛然自背后抱住依涵,搂住依涵。

依涵以为我在玩什么游戏,还是笑着:「哥……你在干嘛啊?而且过年什么事情啊?」

我笑着小声却缓慢且清晰地说:「你从大伯母、我妈跟四婶的行李袋偷走钱的事情啊!你还记得吗?」


 

依涵听我这样一说,整个脸都青掉了,身子和语气颤抖着:「」你……你在胡说些什么啊?快放开我!」

并想要挣脱开我的搂抱。

我却抱得更紧,笑着:「我都看到了,你别骗我了!」

依涵声音更是抖得厉害:「你……你到底在胡说什么啊?」

我笑容和动作依旧:「各偷了两千元,对吧!」

依涵脸色更是难看,而本来挣紮着的身体也像是僵掉了似的。

我笑着,拿起右手,只以左手抱着依涵的腰,右手拨开依涵的头发,吻了一下依涵的颈子。

这一吻,又让依涵发颤了:「你……你想怎样……我们是堂兄妹啊……」

我又细细地吻着依涵的颈子、耳际,阴笑着:「你说我想怎样呢?即使我们是堂兄妹,我也不会在乎这种事情,毕竟你太诱人了。告诉我的回答吧!」

无奈之下,依涵还是从了我...

「请你马上给我出去!我不想再见到你了!我们的堂兄妹情分到此为止!我永远不会再叫你一声哥了!」依涵还是冷冰冰地,并将我衣服丢到我脸上。

我一言不语地穿上自己衣服。

「当然了……为了我自己,在长辈面前我还是会维持原有的礼貌,可是这礼貌是真是假你自己清楚得很!」

「我知道……那就再见了,依涵!」穿好衣服后,我打开门后便离开了。

我威胁堂妹,胁迫她跟我发生关系,可是我却也失去了她。

05月热门

05月最赞

水原希子戛纳红毯走了9分钟又扭又摆好丢人啊

她总是说和我在一起不满足 那天和妻子换爱之夜3p

男子带年轻漂亮女友见家长 女友却意外爱上男友老爸变继母

儿子路遇执勤的武警父亲 抱着爸爸的腿哭成泪人太感人

2018小龙虾高价入市 市民高呼多少钱一斤也吃不起

赞助推荐

05月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