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原创有意思

地铁色狼4分钟摸4女孩 圈内“顶族”群交流心得

发布:2017-07-17 11:24:43 相关标签:地铁色狼 顶族群

 

 

 

 

在一个QQ“顶族”群里,网友展示“战果”,分享信息,交流经验。

 

 

7月16日下午6时左右,地铁东单站,一名中年男子在候车区域对一名女子使出“咸猪手”。该男子在4分钟内,先后对4名女子袭臀。

近期,北京警方开展地铁打“狼”行动,从6月16日至今抓获20余名涉嫌猥亵的嫌疑人。

大量的曝光也将原本生活在隐秘处的“顶族”群体推到前台,成为关注的焦点。

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QQ存在多个顶族群,各地网友在群里展示“战果”,分享信息,交流“顶”的经验。

而一些女性遇到色狼选择忍让,加上举证难,给警方打击地铁色狼女性维权带来难题。

并非所有女性甘于忍气吞声,越来越多的女性在受到侵害后选择与色狼抗争。更有女乘客主动出击抓获地铁色狼。

民警建议,当猥亵、性骚扰发生时,女性不要恐惧和一味忍让,可大声拒绝,寻求周围群众的帮助。同时也要有取证意识,尽快报警。

这是王瑶第三次遇见曾猥亵她的“地铁色狼”。

还是一身蓝色运动服,戴着口罩,瘦瘦的个子。

在北京地铁1号线五棵松站,王瑶一眼就认出了他。

她本可以避开,但还是跟了上去,站在同一个车门前候车。

车门关闭,“地铁色狼”再一次紧贴在她身后。

一切正按照她的计划进行。

女乘客迎“狼”而上抓住“咸猪手”

王瑶第一次在地铁被骚扰是在1号线的早高峰。

她和一名同伴从五棵松站上车,车辆行至万寿路站时,她发现身后有东西在摩擦,感觉像是手。由于车内人多,直到下车时,她才肯定一直有人在摸她,被摸的还有她的同伴。

王瑶当时留意到身后一名身穿蓝色运动服、戴口罩的男子,个子1米64左右,非常瘦。

又是一个早高峰,王瑶乘坐地铁1号线时玩着手机,觉得有人在身后摸她臀部。她回头一看,正是之前遇到的那名男子。

她极力地往边上挪,该男子也跟着贴上来。

王瑶冲他说“麻烦别贴着我”。对方才慢慢地离开。

当晚,王瑶和同伴商量,下次再看见那名色狼一定要抓住他。为她自己,也为了其他可能被色狼猥亵的女孩。

6月下旬的一天早高峰,王瑶和同伴二人在地铁五棵松站第三次遇见那名“地铁色狼”。

对方并没有注意到她们。

王瑶和同伴没有躲开,和色狼站在同一个车门前候车。

列车到站后,王瑶发现色狼紧跟着她上了车。

这一路,王瑶没有玩手机,她一直感觉色狼在背后紧紧地贴着。到万寿路站时,她感觉有异样,她飞快地转头,看到色狼的下体外露。

王瑶一把抓住色狼的手腕,大声质问:“你干吗呢!”她的同伴也在一旁质问,这时有其他乘客站出来帮忙。

到了公主坟站,王瑶拉住色狼下车,找到地铁工作人员报了案。色狼最终被警方拘留。

地铁猥亵非个案

王瑶在地铁被性骚扰的经历并非个案。

7月16日下午6时左右,地铁东单站,一名中年男子在4分钟内,先后对4名女子袭臀。

先是在5号线换乘1号线途中,该男子不时碰触前方一位穿吊带裙女子的臀部。

到了1号线站台后,男子又贴近一位正在等车的女子,趁其打电话不注意摸了该女子。随后男子上了地铁,用手背再次蹭了第三名女子的臀部,在车门关闭前迅速从另一个门下车。

接着,男子又来到对面候车的区域,对一名女子再次使出“咸猪手”。之后,男子跟随该女子上了车。

7月12日早上8时,“平安北京”发布的一条“民警在地铁5号线抓捕色狼被咬伤”的微博引发关注。

几乎同一时段,女乘客李芳在地铁8号线遭遇了“地铁色狼”。

从奥林匹克公园站到北土城站,她觉察到身后一名中年男子一直紧挨着自己,由于早高峰人多拥挤,她并没在意。

等有人下车,李芳往空处挪了几步,开始玩手机,过了一会儿,她感到身后不对劲,扭头一看,该男子正用下体顶她。

李芳大声呵斥对方并报警。最终,男子因涉嫌猥亵被拘留5天。

20多岁的张晶来京两年,去年夏天她在地铁上遇到过5次“地铁色狼”,今年又有两次。

一开始她被人碰到臀部和大腿,以为只是人多拥挤。去年7月,在6号线上,一个“地铁色狼”摸她大腿。她转身看到一个穿短袖白色衬衫的男人向她贴近。她大喊:“往哪摸呢?”随后拍了该男人的照片发到网上。这时,一名年纪稍长的男子挪步过来,挡在了张晶和色狼之间。

今年入夏以来,北京气温居高不下,张晶平日出行还是选择穿长裙或长裤,“该遮的地方都遮着”。但前几天,她坐地铁八通线时,又被一名“地铁色狼”多次摸臀部。对方不承认,还与张晶发生争吵。

张晶说,她想用手机拍色狼,被色狼打掉。她让色狼下车,对方也不听。两人在地铁上吵了两站。

7月13日晚高峰,新京报记者在地铁惠新西街南口、天通苑和国贸站等随机采访了50名女性,其中有6人表示曾遇到过地铁性骚扰,有7人表示不大确定是不是真正性骚扰,但有明显身体接触,有20人表示身边朋友遇到过或看到地铁上有女性遇到性骚扰,有17人表示没有遇到。

“顶族”建群交流感受

被女性深恶痛绝的“地铁色狼”究竟是一种怎样的存在?

随着近期“地铁色狼”频繁被警方和网友曝光,这些生活在隐秘处的群体被推到前台,成为关注的焦点。

他们存在于社会的各个阶层。在人潮汹涌的早晚高峰地铁里,他们也和普通人一样。

但他们有属于自己的标签——“顶族”。

他们出没于一些人多拥挤的地方,比如地铁、公交等交通工具或者商场等人群密集的场所,通过故意摩擦女性身体获得快感。

他们其实是一群有摩擦癖的心理疾病患者。摩擦癖是一种性变态。

他们在百度贴吧或QQ都有自己的“组织”。

QQ上存在着多个顶族群,这些群大多以“公交 地铁”为关键词,归入在“兴趣爱好”或者“运动”的类别里。有的群需要付费才能入群。

“公交地铁交流群”创建于2015年6月,进群需要支付9.8元,人数已超过千人,群成员来自全国各地,每天群消息超过千条。每个新人进群后,名称都要统一改成“所在地+性别+网名”。

每天,全国各地的网友在群里展示“战果”,分享信息,交流“顶”的经验。

26岁的李丁已经结婚,但他仍然忍不住,隔两天就要去地铁或公交车上“顶一下”。

李丁已经顶了5年。“第一次大概在2012年,当时挤公交,人特别多,我无意中蹭到站在我前面的一个女生,突然就兴奋了。”他说。

之后,李丁像上瘾了一样,胆子也越来越大。

41岁的姜林,“顶人”经历已长达10余年。如今,已开车上下班的他只是偶尔出去顶,“线路随机”。

顶族们也总结了一套所谓的“规矩”——车厢内人少不能顶,遇到稍有抗拒的立刻停止,以免激化矛盾。

姜林说,他遇到过不少抗拒的,有的是转过来瞪他,有的用胳膊肘回顶,更多的是用自己的包隔离,他遇到这种情况一般就会离开,“做这个哪有不心虚的。”

在名为“北京地铁交流”的300多人QQ群里,张进是一个新人。

近期北京警方在地铁严打色狼,张进本打算戒了。但又侥幸地觉得应该不会有什么,7月14日晚,他“没忍住”又去了地铁。

目前,记者已就相关顶族群向QQ举报。

猥亵女性的抗争

自6月16日以来,北京警方开展的打击地铁色狼专项行动已抓获了20余名“地铁色狼”。

在一些顶族看来,警方“高调”地铁打“狼”的背后,除了起震慑作用,也从另一方面影响了女性遇到地铁猥亵的反应。

2009年,中央民族大学学生白睿写了一篇题为《空间、身体与被忽略的女性——1000名女性的公交车性骚扰调查》的硕士论文。

文中的调查结果显示,在对北京地区1000名女性的调查中,有26.6%的人遇到过公交车性骚扰,在公共场合遭遇性骚扰的比例则是39.1%。

07月热门

07月最赞

毕业季男生开红色拉风跑车向女友当众求婚

贵州黔西南天然气管发生燃烧爆炸 现场1人受伤

思聪女友豆得儿晒毕业照 与男同学合影嘟嘴卖萌十分可爱

泰国司机强奸打劫中国女游客 指认现场嬉皮笑脸

慢慢扒开少女的嫩瓣 清澈的水喷了出来男人狠狠的插进去啪动态图

赞助推荐

07月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