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男女

国语潘老师拿着我的手放到她的双腿中间 嗯老师你下面好紧

发布:2018-05-11 16:35:29 相关标签:嗯老师你下面好紧

 我们的国文潘玉菱潘老师,把我们全班42人带到校运动场上的一块看台上学习。[]

    潘老师,25岁,她很漂亮,身材出众,是全校十大美女之一(堂姐玉兰也是其中之一),也是教我的八位教师之一,八位老师中女性就占了六位,其中有三位便入围学校公认的十大美女中!不过听说潘老师被人抛弃了。

    今天她的打扮一般,但仍婷婷玉立的潘老师站在台阶下,说因为今天情况特殊,没有黑板、课桌等设施,所以今天的课简化些……



    然后便是和同学们一起说说笑笑,海阔天空地讨论各种问题,如昨晚的地震情况,传授一些地震知识,以及如何防范、逃生自救的等方法,气氛轻松而活跃……

    可我没什么心思没放在这里,心里全想的是昨晚生日party闹场面,和那几个美丽迷人的女人xx的情景,还有那神奇的“男尊阳功”……

    不觉中暗运正面的“1-4”坐式来……

    哇!不会吧!?

    我的xx又硬起来了?!在这个时候?我赶紧收拢双腿,以免出乖露丑。

    唉——好硬喔!顶着校裤,好难受喔!我真是自作自受,没事搞什么嘛!

    “睿龙同学……睿龙同学!你在……你在发什么楞啊?老师讲话你听到了没有?”

    旁边的小丽(周佳丽)碰了碰我的胳膊。

    我惊醒过来,应道:“什么?什么事?”

    小丽在旁边小声地告sù

    我:“老师刚才问你生日过得怎么样……”

    我赶紧在老师生气再次发问前,回道:“喔!生日party啊?!还行啊。”

    “睿龙同学,老师问话时,你要站起来才对吧?”潘老师有真的有点生气。

    今天老师真奇怪!干嘛针对我,刚才和其它同学讨论问题也没叫他们起立啊。

    我还是站起来,不过用国文书挡住下体。因为我高大,所以我一直都是坐在最后一排的。

    “睿龙同学,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啊?”老师奇怪地看着我。

    “是啊!昨晚我没休息好,又生日party,又地震的……”

    “好了!昨晚大家都没休息好,原谅你了,不过上课时你还是要打起精神来的,你可以坐下来了。”

    我暗起报复耍弄之心,在坐下之前把书本拿开,对潘老师露出把裤裆顶得高高的下体。

    果然如我所料,老师顿时一呆,不过她也掩饰的很好,立即转头向其它同学。

    “好了,同学们,这节课可以提前下课了,不过要把作业交上来……”

    作业上传到前面,收集后,老师又道:“花睿龙同学!帮我一下,把作业拿到教务室一下,好吗?”

    我能说不好吗?暗叫不妙,她不会公报私“仇”吧!

    其实平时,潘老师和其它老师都很喜欢我的(不然昨天就不会收到她们的生日礼物了),我的功课好,嘴甜人又可爱(呵呵,自卖自夸),而且还是班长喔!

    我抱着作业跟在老师身后,书包已让玉蕾和平珊妹妹保管。

    潘老师身材真棒啊!那身普通的装束根本掩盖不了她美好的身姿,这屁股一扭一……

    “看什么看?一起走!”潘老师突然停下,头也不回道,是对我说的,好象后面长了眼睛。

    我完全没有被说中有不好意思的感觉,还厚颜道:“老师好棒的身材喔!”

    “哼……”她和我并排走,但还是不看我一眼。

    哈!你不看我,我难道不会看你吗?

    侧面的老师也很美啊!高耸的胸脯,美丽的脸庞,披肩的秀发,苗条的身材,长及膝盖的灰裙露出修长匀称的美腿……

    “不要越来越过分啊!”她还是不看我。

    “老师!我哪过分了?我只是欣赏美丽的老师啊。美好的事物难道不应该被欣赏,被赞美吗?”我委曲地辩解,并不失时机地拍拍马屁,呵呵。

    “不错啊!有很高的应变能力嘛!马屁水平也很高!”她毫不为动,还调侃我。

    “我哪有拍马屁?!如果我真的在撒谎拍马屁的话,那所有的人都是吗?”

    “全都是!全都是!所有的男人都一样!全不是好东西——”老师突然非常激动地歇斯底里着。

    “老师!你怎么啦?”我惊讶她异常激烈的反应,她一定是发生什么了,看来她确实被男人抛弃。

    “老师,这是校园里耶,克制一下,可别让人认为欺负你……”我抽出只手拉拉她的衣袖。

    “呜……嗤……你有这个能耐吗?”老师微红的眼眶,神伤的表情被我逗得哭笑不得,悲苦莫明,眼中却有几分嘲弄的神色。

    我豪气顿生,勇敢坚定道:“潘老师!我保护你好了!绝不让任何人欺负你。”真诚地望着她。

    她回身正视着我,久久地,好象想在我的目光里发xiàn

    点什么。

    我亦情地回望着,感觉自己是个可撑天立地大男人了。

    “我真……的漂亮么?”

    我毫不犹豫地用力地点点头。

    “那为什么他……不要我呢?”

    我知dào

    她说的是她的男朋友,前男朋友,便安慰道:“老师,你爱他吗?”

    她也毫不犹豫地点点头,道:“爱……”

    “他爱你吗?”

    “爱……”她思考了一下,又道:“是以前吧……”

    “现在不了?”

    她悲伤地摇摇头,眼泪都快流出来了。

    “那你还干嘛爱他?”我思想有点简单。

    “我忘不了他……”泪滚落下来。

    我伸手温柔地轻轻为她擦去,道:“你想勉强他继xù

    爱你吗?”

    “我……”潘老师睁大眼睛看着我,喃喃说不出话来。

    是啊!爱能勉强吗?勉强的爱有意思吗?抓得住人抓不住心,有什么意思吗?如果勉强可以的话,那许多爱慕自己的人自己如何拒绝?难道告sù

    他“爱情是不能勉强的!”吗?可自己却还要勉强别人?!

    “叮咚——”下课钟响起,惊醒互相凝视中的我们。

    “对不起!让你见笑了,我好多了……谢谢你!你很会劝慰人……”潘老师好象有点想通了。

    “老师!如果我的话对你有所帮zhù

    的话,我很开心,也谢谢你……”

    “为什么要谢谢我?”老师不解地瞪大了眼睛。

    “因为你把我当作朋友来看待啊!做老师的朋友我是很高兴的!”

    “哼!你会把我当朋友待?你不会是对我有所企图吧?”她已经开始嗔怒了,是好事。

    “哪有!我很老实的!你看……”我摆了个很正气凌然,也很酷很帅的姿势。

    “哈哈!你的样子好逗喔!哈哈……你想笑死我啊?”她笑得有点花枝颤,喘道:“你会……老实?”

    我有点佩服自己了,这么快就让一个伤感的美女恢复过来了,这原因大概是我和太多的女性接触的关系吧,多少有点了解她们。

    “我哪里不老实了?”


    啪——不会吧?

    潘老师竟一把竟伸到我裤裆,抓住还有一点点硬的xx,轻捏道:“这里!你这里就不老…啊!你的好……”

    哇靠,这可是你惹我的,来而不往非礼也。

    卟,我把作业扔在地上,双龙控爪,一下就抓按到她xx上,道:“那你这呢?”好舒服,好有弹性。

    “你好大胆!竟敢对老师这样?!唔——别这样!快!快放开!会有人看到的……”大概是丰乳被袭,忘了还抓握着我的xx,突然的刺激让她的手不由得一紧。

    喔——好爽!在这光天化日下,在校园里,与自己美丽的女老师,在这虽然很安静的路径上,但还是会有人经过的,这美妙、强烈的刺激感和xx上的快感,让我兴奋得也只有加大力度抓捏她的xx来宣泄的我的刺激和冲动……

    “快放开!你……”她也加大捏的力度,不会是想摧残幼苗吧?

    “你先松开!喔……”虽开始被抓得有点痛,但还能忍得住(嘻嘻,好象是“男尊阳功”的功劳,当然她也没抓到我蛋蛋,不然再练十年内功也对抗不了)。

    “不!你先松开!你……”她痛爽难分的支着嘴。

    被我捏得痛吧?才怪,应该是痛苦的快乐,我可没有太用力,不然我这练武的手下会发生什么事是可想而知的,我这是在创造与她更进一步的亲近机会和氛围。

    可这时不远处传来脚步声,使得我们同时放开手中握捏的东西。

    满脸红晕的潘老师做贼心虚的迅速捡起地上的作业本,拖着我往(禁止进入的)校舍跑。

    其实才七八步远,我们不走正门(正门有专人看守),就迅速地从窗户爬入,进入到医务室。

    详细描写的话,就是:潘老师先把她手中的东西(作业和书本)扔进窗内,裙子一提,手抓窗框就向上爬,我对着那两个大圆臀部推股助澜,一边欣赏她裙内春光,一边把她推送进室内,然后我爬她拽,很险地在有人经过前我与潘老师已躲在窗下,大气不敢喘,却相视而笑。

    在一阵脚步与笑语声过后,我们迅速关窗,拉上窗帘,锁上两个门,配合得十分默契。

    “潘老师,你很厉害喔,以前一定是个调皮的学生吧?”我轻声笑问。

    “呵呵,那是,当年在大学时我可是‘玫瑰姐妹会’的创使人喔……”潘老师有点得yì

    :“我们整过许多男孩子的,想当年……”

    “哇!难怪,看你这矫健的身姿……”在她轻微的抵抗下我暗暗抓住她的手,凝望老师的眼睛道:“老师,真漂亮!身材又好,动作还非常性感……”

    潘老师脸儿微红,但也难掩高兴神色:“真的?”可又突然卟嗤一笑,娇媚道:“你小小年纪哪懂得什么性感和……”

    “喔?是吗?竟笑我不懂,来你见识见识……”便推比我高一头的潘老师贴靠在墙上,叫她退无可退,一手按抓着她的一只xx,让她逃无可逃,另一只手迅速伸到她下体,隔着裙子摸她的三角地带……

    “快放开!睿龙!别这样,我们是师生……不可以这样……的……”潘老师大力的挣扎着,但怎抵得过扎实练过武功的我!

    再说了,刚才还主动摸人家的xx,现在想用年龄、辈份、社会关系来阻止我进一步怎么可能!我是不会吃那一套的,我的健身教练慧君还不是被我照插不误!

    我用力摸弄起来,属于适当的粗暴。她的身材和各方面真的很棒,肢体匀称柔韧,肌肤各处非常有弹性,和慧君老师那魔鬼的身材有得拼。

    潘老师的抵抗是软弱的,已渐渐任我所为,娇喘息息的呈弱不禁风状,若不是墙的支撑和我魔手扶持,只怕她已软倒了。此种状况不知是有意放水,还是我学来的xx手法有了效果。

    当我要解她衣裙钮扣时,她哀求道:“睿龙,别……求求你!不要……好不好……我会……受不了……的……我是……不能和学生……发生……这种关系的……”

    “不好!我要你!现在!不许反抗!”

    “别……啊……求你了……别撕……求你了…………那好吧!让我自己来吧……”潘老师也看出眼前的命运来,只好认命了。

    我们一起动手,解开了她的浅兰色上衣和白色的胸罩(挂扣是在前面的乳沟处),顿时显露出一对漂亮形状的xx来,平时一直都只能看到被包裹得紧紧的xx,在上课时晃来晃去,我早想见识见识它们了,现在总算如愿,但我的野心远不止于此。

    我没有完全脱去她的上衣和胸罩,只让她的胸脯敞开着,一方面是为了如遇突发事情较容易应变,一方面我觉得她现在这样子更诱人更有趣,操老师的视觉冲击如此的明显和强烈,哈哈!过瘾!

    两只xx太大,是我见过女人xx中的xx最大的,有点破坏整体的美感。

    撩起她的裙子来,只见小巧玲珑的白色内裤,体贴地包裹着她的紧要部位,刚想拉下它时。

    “别这样!好不好?给老师留点面子……”潘老师紧紧地抓按住她的内裤。

    我暂不硬来,不过一手抚摸抓揉着她的臀部,一手在她的紧掩的三角地带徘徊。

    慢工出细活,铁杵磨成针!她的双手最终还是抵不过我的魔手,她的三角地带任我隔着小内裤摸捏不停,时不时地用中指顶按她的凹缝处,换来的是湿漉漉三根指头。

    突然我把她娇喘欲瘫,按跪在地上,在她抬头上望我时,我已迅速拉开裤链,掏出微挺的xx来,对着她的香唇便送过去。

    还算她清醒得及时,双手握住住我的xx,好奇、惊诧地看着我的宝贝,一眨不眨地,不知是不是她怎么也不相信十岁的我竟有如此“宝贝东西”。

    好奇使她的脸(眼睛)逐渐靠近我愈加坚挺的阳物。

    “你真是人小‘鬼’大啊!”

    “呵呵,是啊!”

    “你什么时候开始这样了?”

    “今天早上啊!我也不知dào

    这是怎么回事,好害pà

    ……怎么回事啊?潘老师!”

    “你……你逐渐长大了!”

    “不是坏事吧?”我把xx轻轻地在她光滑美丽的脸上磨擦着。

    “不是……别这样……呜——”被我xx堵住她的嘴了,但被她推拒着,无法再进一步。

    一会后,我的xx更坚硬粗大了,但还是被她摆脱了。

    “你好坏!竟会……你真的只有十岁吗?”潘老师盯着我的xx问。

    “是啊!老师!怎么了?昨天才过的生日啊,待会弄块蛋糕给你……”

    “你的这东西好大啊——”潘老师捏了捏我的xx。

    “真的吗?”我很高兴:“我的很大吗?”

    “和普通男子一般大了……在同龄人中你是个异物……”

    她不会见识过很多男人的xx吧?这么清楚?

    她好象从我的眼神中明白了什么,解释道:“我可没有和很多男人……只有他……在台湾这个社会,成年人了解性知识并不费多大功夫……”

    我不好意思地笑笑,道:“我会不会有事啊?”我意指我的与众不同,其实我根本就明白不会有事,慧君老师可不是白教的,虽然昨晚的教导只是冰山一角,但我已知dào

    挺多了,现在我只是在装纯洁而已,另一方面给她下套,让她教我而和我xx。她做老师总有点做出习惯了吧?呵呵!

    “不会有事……其实这是每个男人必经的过程,每个男人都会有这种现象的,只是你提早了……”

    “喔!这样啊!那我就放心了。”

    “你平时一定经常吃含高含量激素的食品,象几年前美国犹它州的一个小男孩一样,8岁时就让邻居一个同龄女孩怀孕了……”潘老师认真地说道。

    “不会吧?这么厉害啊?”我道:“我平时吃的东西挺多啊,什么都吃,什么也都爱吃,尤其是澳洲和日本的牛肉、台南的猪肉、法国的鹅肝、美国的火鸡……”

    “真是小贪吃鬼,难怪你长这么高大了,都有十二三岁的样子了。”潘老师摇了摇我的xx:“还好你没吃英国牛肉,不然你就得疯牛病了,呵呵……”

    “潘老师,我现在怎么办啊?它硬硬的好难受啊——”

    “我才不管!谁叫你乱来的……”老师的脸更红了。

    “老师啊——”我撒娇着,边抚摸她的秀发,腰微耸。

    “好吧!你要听我的,不许乱来喔!”

    “好的!”暗想,先诱奸个老师,以后再试试强奸的滋味。

    哇!潘老师的手段也好厉害啊。

    xx技巧只略逊于慧君老师,xx插得好深,尽根而没。她的舌头也特别灵活,括、舔、磨、点、摇……配合她的小嘴,把我的xx服wù

    得爽极了,也更硬更大了,真刺激啊!

    一个美丽的女老师正跪在她的学生面前,吸玩学生的生殖器!这种感觉多刺激啊!

    要是有一大帮同学在旁边观看,不知那是种什么感觉。

    我把潘老师的嘴当作xx,轻轻xx,腰臀不住来回摆动,或是抱住她的头来回移动。

    一会后她才吐出我的宝贝,道:“你的这坏家伙……更大了!”

    我刚想说:比你那男友如何?但立即被我的理智制止住了,道:“呵呵,下面怎么做?”

    潘老师站起来,牵着我的手,来到医务室的床边。

    她轻轻仰面躺下,曲起双腿,我立即上前,温柔地为她褪去小内裤,不知这是我脱的第几件美女内裤了。

    春光乍现。

    短少呈倒三角的阴毛难遮花穴风情,红红的两瓣肉唇竖长着,好可爱,好迷人!阴穴以下不再在有毛,紧紧的肛门并不太黑,在周围的臀肉上非常光滑白净,并没有象许多经常的坐办公室上班的女人一样长有暗疮,粗粗的。

    我伸手探入花穴,在她“啊”的一声下轻轻钻动挖弄。

    水份好多,但我影响我钻探工作心情,反而更易我淫弄。

    她的xx不小,看来被人开发得挺彻底。我用力抠挖……

    “啊——小弟弟……别挖了……喔!好……弟弟……你别……作弄……弄我……了……”潘老师低声呻吟着,她是怕被外面有经过的人听去。还用力掰开自己的两片肉唇,摇着臀部,淫叫道:“进来……”

    我也不想装了,时间也紧迫,就跳上床,跪坐在她臀前,手扶长枪,挺身便刺,应声而入。

    然后就运用从慧君老师那学来的技巧和花招与潘老师在学校的医务室里大战起来……

    同时也暗运“男尊阳功”,调整真气,输送血液,壮大xx,深入浅出,猛烈地开发她最后的一丝丝空间,看谁今后还能让你爽!

    和潘老师的结合处更是动人心魄,外xx被大大撑开,内xx蜷进翻出,我的xx象活塞似的进进出出忙个不停……

    里面越来越热,xx却越来越多,哗叽哗叽声与臀股相击的卟啪卟啪声象交响乐此起彼伏、不绝于耳。

    潘老师双脚勾着我的臀部,紧紧的,好象很饥渴的样子,满脸的春情荡漾。

 

频道热点

08月热门

08月最赞

这对明星夫妻是丁克一族结婚24年无孩子依然相爱如初

女子地铁车厢吸电子烟和其他乘客引争执 你做的就是不对

我解放军96B坦克扬威俄罗斯赛场 赛场引来一阵阵掌声

河南医生开一毛九药方治好病获赞并迅速走红网络

4辆摩托车逼停一辆迈腾 车主下车后打开后备箱剧情反转

赞助推荐

08月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