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原创有意思

国花可以有5种 你最喜欢哪一种?

来源: 互联网 编辑:佚名 发布:2015-07-28 10:37:08 相关标签:

  华夏
  中国别名“华夏”,夏为大,华即花,故华夏乃“硕大的花”。看国名,知崇拜,我国自古便是尚花之族。
  确实,某些花曾为我国上古图腾之一。这主要源自先民对自然界的两种感受:一为自身及草木鸟兽生殖繁衍的神秘感;二为对日雨变幻、山川阻隔等自然力的恐惧感。
  而花,谢后结果,果中万千籽,化作万千株,正合先民之生殖崇拜;其中某些花更被认为与自然力相关……
  主国花——牡丹

  我国大陆流传甚广的“双国花”之说,牡丹便是其中一种。
  《辞源》说:“我国向以牡丹为国花”,而清时慈禧,确钦定其为国花。
  牡丹之美,古今述备。然牡丹之初,并非因花闻名。“牡丹”之名,源自其根:“牡”本指雄性动物,引申至植物,则意为“根上生苗”,即繁殖无需种子,插枝便可;“丹”指牡丹根芽赤色。牡丹原生于山中,因其根与皮可入药,遂被慢慢下移,终至平原。其花初多为单瓣素白,长于草莽,甚耐寒冷,常被伐以为薪火。故唐朝以前,尚未见园艺记载牡丹花。
  及唐,武则天命将野牡丹植至上苑,牡丹自是由民间入宫廷。开元天宝间,宋单父善种牡丹,牡丹品种从此一变千百,赏花之风随之日盛。
  武则天、杨贵妃、关盼盼……香草美人,世人多喜牡丹与女子相连。今,更有因《洛神赋图》,而续洛神化牡丹传说。牡丹,亦真恍若女神,淡妆素衣,自深山翩然至人间。一回眸着锦绣华服,著胭脂珠玉,笑靥方绽,艳倾天下。
  然牡丹,亦可比君子:于成名前,千又百年,独隐巉岩荆棘中,饮雪披霜,不忧不惧,似君子仁勇;成名后,素化百般色,正合“素以为绚”——良质天成,再外加以五彩纹色,使文质具备,“然后君子”。
  春国花——兰花

  兰,虽此前从未成为我国国花,然一直备受推崇。
  牡丹为“国色”,而兰则为“国香”。但与牡丹不同,兰一开始,便以花著名:“兰”字,简化前写作“蘭”。字中“柬”,是“分类拣选”之意;有“柬”之“门”原指格栅门,后世如“阑干”表交错参差,实为此之引申。故“蘭”,意为色彩交叠之花。可见,兰花于先民眼中,已是色香俱丰。
  因此,兰花在上古,虽不似菊花因象日而奉作图腾,但亦被视为圣物。
  一则,常用于祭祀。此在《九歌》里,可见一斑:“蕙肴蒸兮兰藉”,是用蕙草蒸肉,再以兰叶为垫奉给东皇太一的食物;“浴兰汤兮沐芳”,是扮演云中君的巫师在祀前沐浴的温水; “疏石兰兮为芳”,实为湘君祭坛的装饰;“披石兰兮带杜衡”,是扮演山鬼的女巫的衣着点缀;“春兰兮秋菊”,是作送神之用……
  二则,认为妇人常近之,能得佳儿。《左传》中便有晋文公妾燕姞,梦天使与己兰而后生晋穆公的故事。《九歌·少司命》中,子嗣女神少司命的宫室是“秋兰兮蘼芜,罗生兮堂下”。蘼芜,能助妇人得子;而秋兰,可使子嗣媚好。故如今仍多有人为子女命名“兰”,或以“兰质”比美君子,正是此观念的延续。
  夏国花——荷花

  儒道释三教于南北朝时始合,至今已成国人传统观念中一部分。而荷花处三教中,各有喻义。
  于佛教,莲为圣花:如来、观音像下莲花座,随处可见;佛国别称莲界,寺庙亦谓莲舍;相传释迦牟尼降生,往四方各走七步,步步生莲……其原因甚多,简述一二:佛教有前世今生轮回说法。而荷花习性,秋来花叶枯尽然根不死,越明年,繁花又开,正如人精神不灭,世世轮回。且莲之根、花、籽并存,恰似佛祖之法身、报身、化身三身同在。
  于道教,荷花亦十分重要。道教莲花冠,最为常见;唐皇李隆基于华清宫中之沐浴温泉名“莲华汤”,池型亦作莲花状,正与道教成仙相关……其尚荷之原因,或与荷之形态有关:道教有黄泉碧落飞升之说。而荷花,藕入泥中,茎没水中,花叶高出水面,苞尖指天。土、水、空一以贯穿,正似道教之不受“天、地、人”三界约束,而终入仙境之喻。
  于儒家,则常将莲德比君子。《爱莲说》一文可谓家喻户晓:“香远益清”,似君子气节;“不蔓不枝”,似君子正直;“出淤泥而不染”,似君子洁身自好,不与世俗合流……且“荷”同“和”音,正合儒家“中和”之道。
  西来佛教,本土儒道相合,合在荷花。
  秋国花——菊花

  某些花,被先民认为与自然力相关,遂结合生殖崇拜,而成为我国上古图腾。此花有两种,一种,便是菊花。
  原始先民,无不敬畏自然,且我国又以农耕为主,故更有自然崇拜。而中又以拜日为主——其一,日可驱走黑暗寒冷,使万物生长;其二,观日影变化可知昼夜更替,四时变换。
  菊花,似日。
  从花型花色而言,菊瓣聚成圆,甚类太阳;颜色金黄,如后土沃壤,更似粲然日光。从花开时令而言,菊绽于三秋,鲜有失期。先民农耕,观日,亦以花计时。见菊开,则知秋收;看菊落,则知冬藏。久之,遂以菊象日,作图腾崇拜。
  此观念,后东渡日本日本国旗为太阳旗,而王族族徽则为十六瓣菊花。“万世一系,菊花王朝”,菊花亦为日本国花(日本官方所定国花为金菊,然民间却多以樱花为国花,故其亦有“双国花”之说)。
  此观念,亦保留于名称及文字当中。菊别名“日精”。而“菊”字中,“勹”为“弯”之意,表菊花瓣弯曲,故“掬”为十指弯曲而捧、“鞠”为弯腰行礼等,皆由此引申。而“米”,正是日曜八方之意。
  故若追溯,菊花,或为我国最早之“国花”。
  冬国花——梅花

  “双国花”之说,另一种,便是梅花。
  梅花为人重视,远不及菊花早。
  试先从字型分析。“梅”中“每”,本为一巨乳豪腹散发女子,象征正在生育的女性。故梅于先民心中,实是“多子树”。的确,在南北朝以前,人所言“梅”,皆是指梅子,如《诗经》:“摽有梅,其实七兮”。
  梅花赏咏之风极盛,是两宋时:咏梅花诗共1041首,远超前代,几近同朝总咏花诗半数;咏梅花专题联章组诗迭出,如苏轼《再和杨公济梅花十绝》、陆游《梅花绝句十首》;咏梅佳作好句不断,中林逋“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一句已成梅花绝唱。
  此或与宋代文风兴盛相关:
  文士好古,故重朴素淡雅,。宋瓷的“如冰似玉”、“雨过天青”正是其中体现。而梅花素艳、寒香,正与此种审美意趣相合。
  宋时理学始兴,推崇“气节”,如中 “饿死事小,失节事大”,始言女子,后延至人臣。梅花绽于冬季或冬末春初,于大雪纷飞中凌寒怒放,孤瘦霜枝,正与“气节”相似。
  此传统一直得以延续。于1929年,国民政府确定梅为国花,至今中华台北旗帜依然有梅花图案。
  结语 
 “五花”中,牡丹有盛唐气象,菊花为人文初光,梅花含两宋精神加之兰象子孙佳荣,荷是文化融通。在春夏秋冬四季中,合乔木灌木草本、陆地水生、东南西北,真有“四时有不谢之花,八方具斑斓之色”的繁华待续之意。

频道热点